【汐止】翠湖-賞不到螢

早上忽然下大雨,本以為今天翠湖之行大概泡湯了,幸好下午天氣好轉,雖然還是偶爾下個綿綿細雨,但不影響我們的興緻。金龍湖周圍今天釣魚的人好少,也許是因為天勢不佳吧。往翠湖的路同樣也沒什人,只有二三個跑步運動的人很努力的為著自己健康跑著,這樣子也好,少了喧鬧的人群,我們可以更悠哉的漫步細雨中。走在馬路上,遠遠的可以看到山壁上,偶有一二顆的油桐花偷偷的開花,直讓人有可遠觀不可褻玩焉之憾。走到柏油路盡道,正式進入翠湖步道,步道路上卻有灑了一地的油桐花瓣,雖然沒有數量不是很多,但點點白色的花瓣,散落在地上,多少也增添了些許的美感。
翠湖的形成很人工,但卻也很無心,二十世紀初,北港二坑礦場正式在此開挖,礦工人在開挖媒礦所丟棄的土石,堵塞了北峰溪,翠湖就此慢慢形成,所以沿路上也可以看到不少採礦時留下的遺跡,雖然大多已殘破不堪,但多少也可讓人推敲當時採礦的盛景,一旁還有一座小土地公廟,廟雖小,但祭祠的蠟燭卻很大,直徑約十公分之粗,同時還有收音機放著佛經,這座土地公廟很特別,基座做得特別高,主要是因為怕地表潮濕,會讓供品受潮。當時礦區曾流傳一句俗諺「入坑,性命是土地公的;出坑,性命才是自己的」礦工真得是冒著生命危險的在工作,也讓當時不少礦工養成了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及時行樂的生活。

步道走起來很舒爽,我們將這步道定位為第零級步道,因為幾乎沒什坡度,走起來完全不費力氣,就和散步一樣,不過下過雨後,步道略為泥寧,需多加注意。走了約十來分鐘,終於到了翠湖,比想像中的小,或許是淤積的嚴重,整個湖面也呈現泥土色澤。翠湖這可以看到台灣藍鵲,不過要看到牠運氣得很好,我們到翠湖時天色已昏暗,即使牠出現,我們也很難認出牠來。

我們在這約待到六點三十分,仍然沒看到螢火蟲出現,看來我們來得早了,也許晚個星期來就不同。

回程的路上驚喜不少,也許天色一暗,青蛙們都出來求偶,看到不少青蛙,也聽到此起彼落的求偶聲,有一隻叫的程度可以用響徹雲霄來形容,想必,今晚牠有得累了。

今年的冬天冷的比較久,大自然的整個時序也都往後延了一二個星期,上星期到土城承天禪寺,看不到半朵的油桐花,今天到翠湖雖然已有稀稀疏疏的油桐花綻放,但此行的目的-螢火蟲卻是不見蹤影。也許得再等個一二個星期吧。

前面一小段路,可以沿著金龍湖畔的環湖步道走,二旁有不少不知名的花朵綻放,同時也有不少的地雷-狗屎,實在很難想像風景如此幽美的地方,住的人卻公德心這麼差。看過不少資料上,都讚嘆翠湖附近的生態非常豐富,同時也由於翠湖冬天時,正好面迎東北季風,造成海拔137公尺高的大尖坪山,有著生長在1500公尺海拔以上的高山植物。好笑的是,市公所的「熱心」卻危害著翠湖的生命,市公所會派人固定拔除雜草,噴灑除蟲劑,在翠湖步道上架設路燈,另外像往翠湖的路上改舖設柏油路、北峰溪兩旁的菜園,人們不斷噴灑的農藥、除草劑,都不斷的殘害翠湖周圍的生命。去年在報紙上,看到因為清潔人員掃地掃的太乾淨,造成蝸牛覓不到食,使得去年的蝸牛生長的很少,因為蝸牛是生物鏈裡的底層生物,連帶使得多種動物生長量也少,螢火蟲就是個例子,螢火蟲的幼蟲以蝸牛為食物,食物沒了,要牠怎麼生長得出來呢?

很多時候,常常因為我們的無心有心,在不知不覺中對大自然造成傷害,像是很多人到了河邊都會有一種舉動,就是打水漂,大家比誰漂得美、漂得遠,但實在上,打水漂會嚴重造成河床的淤積,也許會想,我才玩個一顆,應該沒差到那去吧,但要是有上萬個人都玩個一顆,想想那河床會堆積多少的石頭?我以前也很愛一到河邊就表現一下自己打水漂的功力,但自從在某書上看到這樣的資訊後,我再也不打水漂了,大自然的生命,真的需要我們大家好好的保護。

0 意見: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