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安寧醫生的手札

這是作者許禮安的第二本書,副標是在心蓮病房的故事2。心蓮病房是85年8月慈濟醫院所設立的,也就是我們大家所熟悉的安寧病房。

此書的序,是作者寫給他親愛的老婆,身為心蓮病房的主治醫生,花在病人身上的時間比老婆還多,自認不夠盡責的老公,便寫了這封信書給他親愛的老婆。

死亡嚴格來說一點也不可怕,讓人害怕的是等死,當一個人真的得面對死亡的來臨時,此時對心理層面醫療需求,絕對遠比身理上的醫療還要來得大,我想這也是安寧醫療出現的原因之一吧。

作者文中提到一段話「我其實不怎麼相信醫療可以為這些病人做很多事,我比較相信香噴噴的伙食以及真誠相待的人性可以給病人及家屬更多的安慰」,記得和信醫院院長黃達夫也說過類似的話,他指出,台灣的醫療儀器及藥物具備國際水準,但治癒率只是美國的一半,差別就在醫師對癌症醫療了解的深度與遵循的準則有異,他作了這樣的比喻「到底看食譜做菜與潛心修練過的廚師是不可同時而語的」。

若有那麼一天,真得面對死亡時,會希望知道這個殘忍的事實?還是一切都不知道得好?本書也有這樣一個章節=病情告知的故事。面對死亡,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氣,對自己來說,真有這麼一天,我想我會能面對這殘忍的事實,畢竟,來到這個世上,我們可是不明不白的就誕生了,總不能連離開人世時,也不明不白的就走了吧,呵呵。

「活一分鐘,就有一分鐘的希望」這是一位住進心病房的媽媽說的話,這句話,我會牢牢記住。

0 意見: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