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長風

***************************************************

有一陣風,伴我攀登八千多個階梯

跌倒時,她會溫柔的撫平傷口,

征服關卡時,她會興奮的環繞在身邊

***************************************************

對奶奶最早的記憶,是在幼稚園時。那時奶奶輕微中風,住在雙溪的一間診所,那次我和弟都哭了,不過不是因為難過,而是奶奶出院時,沒人告訴我們,下課後,我們一進醫院,看不到人,便以為被拋棄,二人哭著跑回家。

差不多是國小三年級,有一次弟和鄰居打架,因為那個人的體型快大我一倍,只好趕快把弟弟帶回家,而他竟不甘地跟過來,那時奶奶正好在庭院打掃,仗著奶奶在,便和他對罵,他一直叫喊:" 有膽就和我到我面單挑",奶奶則回應說 :"不然你是想怎樣 " ,那是第一次,感覺到,在我身旁有一雙溫暖的手,護衛著我們。

奶奶的廚藝一向為人所稱道,我也不知該如何形容。記得國小六年級時,有次放學回家,未進門就聞到一陣很香的味道,奶奶說因為時間來不及,就只煮了泡麵,那是我第一次吃泡麵,也是唯一一次吃到那麼好吃的泡麵,後來自己再怎麼煮,怎麼餓,總無法弄出那樣的味道。

從我們出生的那一刻起,奶奶便一直陪在身旁,她總會擔心我們有沒餓著,有沒冷著,我們也都一直待在奶奶的身邊,因為我們不在她身旁時,她會掛念,她會無聊,這也是我們都選在台北唸書的原因。上成功嶺那次,算是和奶奶分開最久,最遠的一次,懇親時,奶奶紅著眼問我一大堆事,看我過的好好的,她才開心的露出笑容。弟要去嘉義受訓時,奶奶也哭了好久,只因我們都是她的生命。

****************************************************

剎那間,

降下了一道雷,

雷,擊散了我的長風

****************************************************

去年三月,奶奶中風,這對我們和奶而言,都是個很大的打擊,奶奶的信心,也幾乎被擊垮,她擔心的,還是我們的衣服沒人洗,沒人煮飯。那些日子,我們最大的希望,是奶奶能再站起來,能再快樂些,這是充滿希望的日子。然而去年的12月,得知奶奶已是肺癌未期,我們的信心也垮了,滿是絕望的日子,直到有一次,奶奶在急診室,我看著書在一旁照顧,那時奶奶對我笑,我才忽然體會到,現在還有這個機會,可以陪在奶奶的身旁,可以陪她笑,陪她哭,心中便生起一種甜甜的感覺。

***************************************************

第一次讓自己不要想著過去,

握緊雙手,也是只為了............

當我懷著期待的心情時,

才發現長風已成昨夜

****************************************************

四月十八日下午六點十分,當我踏入病房時,先看到二姑在整理床單,我以為是幫奶奶換被單,只見二姑紅著眼說,六點整時,奶奶走了。我不知該怎麼形容那時的心情。曾祖母過世時,是在睡覺時,安祥的走,而奶奶曾說,她希望以後她也可以這樣幸福的走,從奶奶那天的表情來看,我想奶奶的願望達到了。奶奶曾說過,她這一生,這樣子的生活已很滿意了,唯一的遺憾便是不能抱到內孫,這將永遠是個遺憾。一直想知道,在她智力退化時,她在想什麼 ? 在她只能說幾個單字時,她想說什麼 ? 在她不良於行時,她想去那裡?或許在午夜夢迴時,才能找到答案。

WOULD YOU KNOW MY NAME

IF I SAW YOU IN HEAVEN

WOULD IT BE THE SAME

IF I SAW YOU IN HEAVEN

I MUST BE STRONG AND CARRY ON

CAUSE I KNOW I DON’T BELONG HERE IN HEAVEN

0 意見: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