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dy Eyes(一)

芝加哥,一座被稱為Windy City的美國第三大城,即使現在已是春未夏將至,不知從何來從何去的陣風仍是讓人略感寒意。今天行程排定Wrigley Field,觀賞芝加哥二支球隊的對決-小熊隊和白襪隊,雖然,沒有特定支持的大聯盟球隊,對大聯盟的球員也沒認識幾個,只是一直想看看大聯盟的球場長什樣,去感受數萬人一起熱血的場面。

搭上紅線捷運後,一直專心的聽車長廣播到站站名,也仔細盯著到站時的站名,深怕坐過Addison站,坐了二站後,發現自己多慮了,雖然現在是星期五早上,但芝加哥人像是不用上班上課似的,每站都有不少球迷穿著小熊和白襪的球衣等著上車,也難怪球賽敢排定在星期五的中午開打。
芝加哥捷運的車廂大小差不多介於台北木柵線和其他線的車廂中間,不是很大,加上美國人的噸位都很大,一下子就擠得滿滿的,此時又得發揮在台北練就的定位功了,雖然我的功力一向很差。當我很專心的在運功時,忽然一顆頭撞了過來,還好力道不強,以我那微薄的十成功力還挺得住:

「I'm sorry」

「It's ok. Are you all right?」

一說完話,看到這位被推擠過來的女生真的驚為天人,那對眼睛超美,我總於可以体會段譽一看到很像王語焉人像時的那種感覺了。不知是撞到我不好意思,還是我看著她發呆讓她臉紅了,下意識的說起話來

「Can you speak Chinese?」我實在沒自信和人用英文對談,那麼大的眼睛,應該是華人,若她不會說中文,我就~~~~只好用起菜英文。

「當然會呀,我可是在台灣長大的呢」

「難怪眼睛那麼迷人」果然還是台灣人最美了。

「什?你說什麼?」

「沒有、沒有。妳也是來看球的嗎?」此時心跳破百,連忙轉移話題,看到美女就手忙腳亂的壞毛病仍舊改不了。

「對呀,我今天蹺班來看球,這可是我第一次來看棒球賽耶」

「蹺班?妳在芝加哥工作呀?」偷瞄了一下她的袋子,那麼大一個,我還以為她也是來芝加哥觀光的。

「對呀,我唸完碩士,就直接留在芝加哥工作了」

「那妳芝加哥很熟囉! 我也是第一次現場看大聯盟,很期待」

「其實…我看不太懂棒球」看她羞澀的吐了一下舌頭,真是可愛極了。

「阿!那妳朋友呢,他們也不懂嗎?」看看四周,她似乎是一個人來。

「只有我一個人蹺班,所以當然沒有朋友和我一起來囉」她的眼神很快的,又帶了點憂鬱。

「那妳等一下不會很無聊嗎,可能會一大堆問號吧」

「呵呵,只是想說來現場感受一下氣氛,應該蠻high的吧,我想」

「如果 你不介意的話,我們等一下一起看如何,我還懂一些,可以幫妳解決一些問號」真不知我從哪裡生出的勇氣,居然說出了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話。
她還沒回答,車上的人潮很自動的把我們堆出了車廂,想必球場到了。在月台上看,人潮還真嚇人,此時開車經過的人,我看得有很大的耐心才行。入口處附近的攤販也超多,原來攤販也不是台灣的專利。

球場每個入口處都分成有背包及沒背包的,檢查背包的目的是怕有人帶鐵製品、鋁罐之類帶有殺傷力的物品進去,進去後,看她對著牆在刮東西,好奇的走過去。

「妳在幹嘛?」

「這可以對獎呀,入口處有小姐在發,你沒拿呀,快去拿吧!」接著就聽到她嘆氣,想必是沒中了。

我馬上跑去和小姐說我剛忘了拿,可不可以補我一張,小姐很阿莎力的給了我一張,拿到後我順手拿給她刮。

「哇!你的中了耶!」果然,上面寫著”YOU ARE A WINNER”卡上有個手套圖案,想必是可以兌換手套吧!

「原來,剛剛的忘記拿,還真是個美麗的錯誤呢。可是中了後要拿去哪裡換?」她看我遲疑了一下,大概知我英文菜,便把卡拿去入口處問了,一會兒就看她開心的拿著手套走了過來。

「你的幸運手套」雖然她這樣說,可是好像一切來得莫名其妙,我怎麼一點快樂的感覺都沒有,而且一點也不覺得這手套是我的。

「是妳提醒我的,不然我也不會中,這手套應該算是我們共有的」心中很自然有這樣的想法,她沒說的話我根本不知還能刮卡。

此時有位阿度仔走了過來,問我們手套賣不賣,她問我想賣嗎?我想了想,多帶這手套對我來說是多一個負擔,而且還是覺得這手套不獨屬於我,賣掉的話或許比較好解決。

「好啊!不過我要先拍個照留念」我很賊的請那位買家幫我們”二人”及手套拍照,想不到我還真賊,真佩服我自己。

拍完後,她和那位阿度仔開始用快速的英文對談,我聽力跟不上他們的速度,便看看球場四周。接著她叫我把我的票給她,真怪,我居然很自動的把票拿給她,拜託,不要對美女這麼沒有抵抗力好嗎?要是票被她拿走了,雖然已經入場了,不太會再驗票了,我也早把位子記住了,但等一下要是被趕,不是很丟臉嗎!不過那時我完全不疑有他,呵呵。沒多久她就回來了。

「等一下要麻煩你幫我解說囉,我把手套和我們二個原本的票換成了二張坐在一起的票,還有150元的美金」

「啊!」我目瞪口呆的看著她,看著她遞給我的票上面位置是208,和我原本的位置差不多,那可是花了我65美金買的,是手套這麼值錢,還是她原本買的票更貴,或是她有著高超的交易技巧。

「走吧,我們該去找我們的位子囉」她露出可愛的笑容,不理會我臉上的疑惑,快步的向前走去。

球場下的走道還真大,商家也不少,球迷更是多,想必 每打一場球,店家一定都賺飽飽的吧,不過這邊的租金應該很貴。

「208在這邊」,終於走到208的入口處了,看看時間,球賽應該也開始了吧。趕緊上去找位子。

208的位子在三壘休息區上,視野還不賴,我也發揮觀光客的義務,拿起相機猛照,只是在莫名其妙的一局上打完,再加上看到她一臉困惑的眼神,還是把相機收起來好了。

「剛剛怎麼開始,怎麼結束的,這妳知嗎」

「我很專心看了,可是仍然搞不懂」

「嗯,沒關系,那等一下我來幫妳解說」我從來不覺得我是個好的老師,沒耐性加口齒表達障礙,希望她聽得懂我的極不專業講座。

「妳有沒有注意球場外圍,住家的頂樓還有人在那看球」趁著攻守交替,連忙告訴她Wrigley Field的特色。

「耶!真得有耶,難道那邊也賣票嗎」

「妳真聰明,那是民家將自家樓頂改成這樣的,真的有收門票喔,只是收多少我不知,不過應該很好賺吧」

「妳以前在台灣有去球場看過棒球嗎」

「沒有耶,我看不懂呀,朋友邀個一二次,我都沒意願,後來他們也不再邀我了」

「那台灣棒球場地很差,這個妳應該風聞已久吧」。雖然Wrigley Field比我夢想中的大聯盟球場小了點,但比起台灣還是好太多了,至少草地的感覺讓人很舒服,不像台灣外野像月球表面」Wrigley Field倒真的不是很大,外野兩側幾乎貼著壘線,這樣子外野手應該輕鬆不少吧。

「呵呵,我只知台灣一直想要蓋個巨蛋,孵出來了嗎」

「哈哈,我想等阿婆生子還比較快吧,光一個地點就吵不完了」

「你想不想喝啤酒」球賽一開始,就有小販賣啤酒、可樂及棉花糖,生意好得不得了。美國人真的很愛喝啤酒,我旁邊這位仁兄,不到五局,喝了二瓶。

「哇!一瓶要5.5美元,真貴。可是我沒帶護照耶」美國買酒一定會看年紀,年紀不到絕不可能賣酒給你。

「沒關系,我有帶,那我叫兩瓶囉」

「妳知為什不直接把整瓶的啤酒給我們,而是用這種塑膠杯裝嗎?」座位前正好有飲料座,大小計算的真好,呵呵。

「我來猜猜喔!即然我們進來時會檢查背包,那想必也是為了安全問題而不把易開罐給我們吧!另外,每當攻守交替時,一、三壘休息區都會有安全人員站在那,應該也是怕球迷把垃圾往裡面丟吧!」

「你觀察的真仔細,台灣球迷常一個不爽,就會把手上可丟的東西丟出去,原來外國人也可能會這樣。另外這裡和台灣有個比較不一樣的地方是,整個球場都沒有廣告板,它把所有的廣告都放進電子營幕上了」手指指了一下一壘休息區上方的電子營幕,其實也不能算營幕,只是介紹出場打者的名字及資料而已。

「哇!全壘打」白襪三棒一上場第一球就這樣把它給撈了出去,然後順著一個很漂亮的弧度飛到左外野的某幸運球迷手中。

「他空手接球,不會痛嗎,怎麼不飛來我們這裡呢?這樣我們正好可以用手套來…喔,手套賣掉了」她又羞澀的吐了一下舌頭。

「我們頭上可是有屋頂的,所以高飛球不可能掉到我們這裡,會過來的一定是平飛球,但這種角度飛過來的平飛球,通常都會快速旋轉而且球速很快,即使拿手套接球也會很心驚膽跳吧」邊講,一邊也偷瞄她那可愛的招牌動作。

「聽說,若不是主場的球員打全壘打,通常主場球迷會要求接到球的人將球丟回球場,怎這次都沒有呢?」不敢偷瞄太久,怕被發現,趕緊轉移話題。

「你看,記者在訪問他呢!可能在問他,為什麼你不把球丟回去吧?嘻!」

「在台灣,通常是五局下打完才會整理球場,而且整理的時間比較常,這裡三局就整理一次,而且只整理一、二、三壘間的沙地而已,果然場地好是比較省力的,呵呵」

「耶,全部的人都站起來耶,現在六局打完,也在整理場地了,難道在美國看棒球還要唱國歌嗎?」

她好奇的問,我也一頭霧水,不會吧,還真得要唱國歌喔。我們不想成為異類,當然也站了起來。

結果不是唱國歌,而是比較有點像帶動唱。

「哈,大概是怕球迷坐太久血液循環不好吧,放首歌叫大家起來動一動。應該叫戴老師來的,白日依山盡呀,黃河入海流…」

「想不到你也這麼耍寶呀」她邊看我學戴老師的模樣,忍不住大笑了出來。

「呵呵,沒有啦,只是剛好想到,就順勢表演了一下,反正美國人也不知我在幹嘛」結果換我羞澀的吐了一下舌頭。

「打完了,比數4:1,小熊隊敗,今天其實還蠻無聊的,投手戰,沒什刺激,不過還好有支全壘打」

我們特地晚點再起身離場,因為我們都是第一次來,好歹總得照張到此一遊的照片吧。

「地上垃圾真多,我以為只有在台灣才會這麼沒公德心,原來到哪都一樣呀」地上垃圾超多的,整理垃圾的時間,想必可能也得花上個二、三個小時吧。

出了球場,門口正好有公車站牌,擠滿了人,我們連忙繞到別處去。

「你想去啤酒屋嗎,我同事說,他們看完球後,都會再去啤酒屋聊聊今天的賽事」

「想 呀,想去感受一下,可是我沒帶護照,我想我是沒辦法進去的,妳要一個人進去嗎?」其實我心理是很不想這樣說的。

「 喔,那算了,我一個人進去也很無聊」

「那我們先去坐捷運好了,反正總得先回Downtown」Wrigley Field離Downtown有點距離,不然每次比賽,整個市場可能得打結個數小時以上吧。

「對了,扣掉我們剛喝的啤酒,我們剛剩的錢要怎解決?是分掉,還是我們一起把它解決掉?」我當然是希望一起把它解決掉,分掉,就沒了,什麼都沒了。

「我想一下,你有想要去那裡嗎?」

「我本來是打算先回Downtown晃一下,吃個晚飯後,再去ANDY'S jazz pub聽聽音樂會」

「Chicago Cultural Center你去過了嗎?我們等一下先去那邊拿些資料,然後我再帶你去Millennium Park,然後再去買食物,走Grant Park,去Museum Campus野餐順便看夜景如何」

「當然好呀,妳是地頭蛇,只要妳不把我賣掉,什麼都好」可能即使她要把我賣了,現在的我應該也會開心的被賣吧!

「賣掉?你那麼瘦,我看可能也賣不了多少錢吧!我還怕你把我吃了呢!哼」她用力的瞪了我一下。

「好啦,大姐…喔,不,是大美女,您大人有大量,就請原諒小弟的童言無忌。不過妳若沒說,我還真不知Museum Campus那可以看夜景呢,我還以為那邊只有白天去博物館的人潮,晚上就沒人了」其實多一個當地導遊也很讚,可以多了不少意外之旅。

「這還差不多。你不知的可還多著呢,跟著大姐我,是不會讓妳吃虧的。」就這樣邊走邊聊,也到了捷運站,往我們的下一站出發。

0 意見: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