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06的文章

墨攻

在臥虎藏龍之後,古裝片拍的越來越華麗,越來越強調色彩,害我都以為好像在看調色盤似的。墨攻,終於又讓我回到以前看古裝片的感覺,很樸實、很實在的片。

不得不佩服日本人,他們在吸收其他文化後,可以取其精華,再有制度的發揚光大,像茶道、圍棋,日本都賦予了他們新的生命。墨攻便是改編自日本漫畫【墨子攻略】。

我想墨攻所要表達的,是戰爭不會有贏家,戰爭有的只是殘忍、無情。那幾位為避戰禍逃來逃去的市井小民,在他們躲到梁城後,近乎絕望的感嘆,為了逃避戰亂,他們已經一躲在躲,想不到逃到梁城,終究還是得面對戰亂。這也說明了為什墨家在那時,會提出「兼愛、非攻」了,畢竟,戰爭的發生,多是為了上位者的權力慾望,而老百姓,往往是最無力也最受盡折磨的人。

墨家學說在戰國時代,和儒家並稱為顯學,只是為何後來中國歷史上,墨家就從此消失,我想梁王在向梁適說的「墨家學說之優點在於適合戰爭,于太平盛世,不能令國土昌盛」大概就能解釋為什麼了,對於君王來說,墨家強調的「兼愛、非攻」,不若強調五倫的儒家,因為後者更能讓他們得到利益。像片中,原本梁城百姓的想法是,打不過就投降,反正只不過是繳賦稅的對象換人了而已;而革離不斷的強調迎戰是為了捍衛個人的自由、為了守護生命的價值,使老百姓自己,不致淪為侵略者的奴役對象,在這股氣氛彌漫整個梁城後,梁王為了保護他的政權,而下令屠殺革離及其同黨,就是因為深怕梁城百姓懂得爭取自己的自由後,便無法再受其奴役。

戰爭無情,人性同樣無情,因為戰爭便是由人所引發的,不論勝利與否,最後的結果,總是由成堆的死屍所堆砌而成...

有一段很期待的片段,是趙國大將巷淹中和革離對奕(類似兵棋推演),看到這,直覺想到教科書上提到的墨子和公輸班對奕的內容,本以為會有精采的對奕,但卻只是草草了結,很失望!

冬至 搓湯圓 煮湯圓 吃湯圓

在我還住在雙溪的時候,吃湯圓前,都得看奶奶作很多前置作業,像是要ㄟ粿,要把弄成泥狀的糯米團,綁在長板凳上,上頭再和一根大木棍綁在一起,讓水滴乾,時間好像是要一個整天吧(太遙遠的記憶了,只剩斷斷續續的回憶),再來就是要搓湯圓了,對小朋友來說,這是最有趣的了,可以和我弟,比誰的湯圓搓的圓、搓的奇形怪狀、或是誰每粒搓出來的大小都差不多。最後,就是看自己搓好的湯圓,下水後,是否還能保持漂亮的形狀。記得有次,左手掌受傷,只剩右手能用,但又不想錯過這難的搓湯圓機會,就很賣力的用一手搓湯圓,好笑的是,那卻是我有生以來,搓的最漂亮的湯圓。後來搬到大台北地區,吃湯圓都只能買現成了,少了那種享受自己辛勞的快感。

大一時,和弟住外面,二個人以為自己很能吃,一口氣煮了三盒的包餡湯圓,吃到快暈倒。在外面,不管自己煮,或和同學一起吃,大多吃的是甜湯圓,但從小到大,我最愛的卻是鹹湯圓,小小粒的湯圓,加肉絲、香茹片、蝦米、青菜…吃起來真的是美味極了。

小時候呀,大人總是說,冬至吃完湯圓就大了一歲囉,天真的我們就會想,吃完湯圓大一歲,那國曆生日也大一歲,農曆生日又大一歲,那我豈不是在短短的一、二個月之內就大了三歲,嚇的不敢吃湯圓,這樣子可以少大一歲,呵呵!

今天冬至,湯圓,吃了嗎?

【三重】二重疏洪道

圖片
二重疏洪道幾乎是陪伴著我大學四年的地方,每個星期至少有二次會經過。那時的二重疏洪道很荒涼,雜草叢生,完全沒規畫,還記得那時看過一張得獎的照片,是從二重疏洪道照大亞百貨(那時的北市最高的建物),標題就是垃圾堆中的大樓,照片取的角度真的很好玩,大亞百貨真的就像是從垃圾堆中長出來似的。在那時,壓根不會想要在二重疏洪道裡多待一會,那時能見到的景色,大概是愛好壘球的人打慢壘比賽。






這幾年來,二重疏洪道改變了很多,台北縣政府維持低密度開發,把整二重疏洪道綠化的很漂亮。弄了個微風運河,可以在上面玩多種水上活動,還開放釣魚,愜意得很。也規畫了各式各式的公園景色。整片的草地,整片的籃球場,真的很不錯。


二重疏洪道的自行車道,規畫的路線似乎有一、二十公里,沿著自行車道,可以逛遍大部份的二重疏洪道。特地跑去自行車出租的地方看了一下,大概有十來種的自行車出租,花樣還真是不少,可以給小朋友在這片沙地裡練習,當然也可以騎遍自行車道,不過要騎完得有相當的体力吧。再仔細看一下租金,居然還是算小時的,不是算次的,是因為在大台北地區就計次嗎,隨便騎一騎也二、三個小時,真的是貴翻了。

在自行車出租場附近,有個綠頭鴨樂園,原先還很好奇是個很好玩的遊樂場,可是一看就覺得超簡陋的,佔地不大,遊樂設遊看起來也都舊舊的,要讓小朋友去玩,大概得小心一點吧!

二重疏洪道很適合閤家一起來遊憩。

蓮花園碩果僅存的蓮花
二重疏洪道地圖
二重疏洪道花海
出遊日:951014

【北投】軍艦岩

圖片
北投這附近,能爬山的地方其實也還不少,交通也算方便,但卻是很少來北投這附近走走。

這五天的中秋國慶年假,該是好好的去玩個幾天的,不過卻因一些突發事件,原本的計畫全取消了,不過這麼好的天氣,一樣是不能浪費的。想挑個大眾交通工具便可以到的地方,最後看上了軍艦岩。

軍艦岩可以由陽明大學,或是榮總上去,也就是說,捷運搭到石牌站即可。我們選定從陽明大學進入,沿路指標還算清楚,沿著路標走,便可抵登山口。

軍艦岩步道很特別,是在岩面上,直接鑿出階梯,看到直接走在這大岩石上,還幻想著不知是否會如童話一般,其實我們是一直走在一隻大鯨魚,或是大海龜的背上呢,呵呵。


步道不長,坡度也還好,上了稜線後,視野大了不少。很快便可以看到突出於山峰的軍艦岩。



軍艦岩還算平坦,雖也有不少的凹洞,但還蠻光滑的,坐在岩上,頗舒服。


天母


軍艦岩附近的高級住宅區(高級是我們封的,呵)


軍艦岩下方的樹林,我們一直幻想是一整片的雨林

軍艦岩上視野很好,可以盡覽整個天母、士林,及關渡平原,加上今天陽光充足但不烈,風又不大,坐在這聊天、發呆、賞景,都是很享受的事。


享受完乘風的快感後,便再往下一站出發。下軍艦岩若往右走,會抵榮總,我們選擇左行,續往丹鳳山。走了幾步,回頭望著軍艦岩,這角度看它,整個氣勢都不見了,呵。


往丹鳳山的路,有段是有林蔭的平坦泥土路


也有舖上了水泥的步道


若是坑坑洞洞的泥路,走起來就得小心點了,不過大致上都還蠻好走的

沿路沒什人,大該多數人到軍艦岩後,就折返了吧。途中經過一處似電塔的東西,應該是丹鳳山電視轉播站吧。







比較神奇的是丹鳳石,站靠近崖邊,還可以看到鋼索拉住,然後又有架個位移量測系統,似乎丹鳳石有崩落的危險吧?在網路上找了一下,看到這則作文章,有興趣的可以點去看看。
丹鳳山的浩劫


下山後,正好旁邊有個路線圖,目前我們所在位子應該是奇岩社區,最近的捷運站也是奇岩站,所以便往捷運的方向走去,這奇岩社區還真是遍佈奇岩,連在路邊都可以看到這麼特別的岩石,這些應該都是當地居民的寶吧。
出遊日:951008

有人要養流浪狗嗎

福 伯 紀 念 版 [ 我們不是募您的款,而是募您的心 狗命同等尊貴 請尊重生命 關懷流浪動物 ]

http://www.wretch.cc/blog/IoveDog&article_id=9462543

剛剛朋友傳來這個網址
如果您有朋友想要養狗的
又不介意養流浪狗的話
可以給朋友這個網頁看看喔

原本照料牠們的福伯過世了
現在這些小狗少了照顧牠們的人
居住條件自然變的很差了
天氣又變冷了
這些小狗更難過了吧

請大家幫忙傳達一下訊息喔
謝謝

以身作則

逛完了雙溪不算大的市區,走回停車的7-11,看看天空,才中午一點多,天色卻暗了下來。
即然來了雙溪,兒時的鄰居,總是要去拜訪一下,小時的玩伴,大多像我一樣遠赴他鄉生活,還待在這裡的,不是老師就是公務員,畢竟,小小的雙溪,真的沒什工作機會。

牽車時,正好看到一位爸爸帶著一位小朋友,各自騎著自己的腳踏車,進7-11買東西,看他們全副武裝的模樣,想必他們父子倆人,常一起作這樣的休閒吧!

看著天色漸暗,和鄰居聊一下天,便急急忙忙的告別了。接著再帶大伙前往牡丹。早已沒有售票員的牡丹火車站,仍吸引不少攝影愛好者前來拍那美麗的半月形月台。牡丹翻個山過去,便是九份,同樣的山城小鎮,卻有著天壤之別的發展,牡丹的幽靜、九份的喧嚷,同個山脈,不同的歲月。

由於前往雙溪時,是從九份走102縣道,回程便改走候牡公路。相較於102縣道的山城美景,候牡公路顯的平淡無奇。在某個轉角處,竟又看到剛剛那對父子,停著自行車,邊欣賞著風景,邊補充水份。

看到這一幕,讓我想到,或許,要讓小孩子有比較完善的發展,最重要的還是要父母親自陪著孩子一起去体驗感受吧!如果小孩子在唸書時,父母也在一旁看書;如果小孩子在作他想做或父母期望他做的事時,父母也能盡量陪在一旁一起,這樣小孩子學起東西來,應該會有更好的學習效果吧!

難理解的想法

剛在某新聞台,看到該台長提到文章被盜用的事,正好也想起我的文章也被盜用過...

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id=1306020408309
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id=1405120714799

上面這二篇,是奇摩知識裡的文章,我是某天在尋搜「夢湖」時,無意中發現的。剛看時還很好奇,怎有人文章寫的和我一樣,從頭看到尾,才發現根本是我的文章,但其中有一人還大言不慚的說因為他是汐止人,不過也有善心人士再補上我的遊記的網址,我有寫了檢舉信給奇摩,不過到現在去看,也沒看到「偉大的奇摩」有作什處理...

難理解的事,明明不是自己寫的文章,為什會硬是要騙自己呢?即便是把別人的文章原封不動的貼上,知道出處的,就註明一下,不知道的,也可以寫自己是在哪拿到這篇文章的,這樣應該不難吧?騙自己說是自己寫的,實在搞不懂對自己有什好處呢?若被揭穿,不是反而更糗嗎,真是搞不懂!!!!!

我都不知我文章好到,別人想拿去偷用,呵。

負面能量

「我和婷分手了」利,輕描淡寫的說,維力則是目瞪口呆的望著利。

「最近這二、三個月,我們都忙著工作,見面的時間很少,彼此對工作,都有說不盡的不滿。可是我會覺得,二人相處的時刻,應該是要好好享受二人的幸福,而不是被滿滿的苦水淹沒。我已經很煩了,她還一直把負面能量往我這傳,我是真得受不了了,所以…」

聽完了利的宣洩,維力不禁心也跟著揪了一下,在惚若隔世的五年前,自己也曾經向一個女孩子說過。

這些年來,隨著年紀漸長,也慢慢有不一樣的想法。

女孩子尋找的,不就是雙溫柔的肩膀。在她脆弱時,能有雙可以倚靠的肩膀,給她溫柔的安慰,正因為如此,當她有滿腹苦水願意向我宣洩時,不就証明了自己是她所尋找的那雙溫柔的肩膀?自己是不是應該耐心的分擔她身上的負面能量?靜靜的聽她訴說、一個厚實的擁抱、一抹疼惜的笑容、也許無法解決她所面對的問題,但卻可以讓她知道不管發生何事,都會有個人在背後支持著她。然後,再多帶她去一些平時少去的地方,接觸不一樣的人事物,慢慢轉移注意力,相信,再大的烏雲,也會漸漸散去的。

維力想著,也許該向利說些什麼……

誰被開罰還會笑的

實在很倒楣,公司旁的小巷一出來,馬上被警察攔下來

「這條是單行道喔」
「有嗎?可是我沒看到有畫單行道的線呀」(雖然明知單行道,可是不推諉一下對不起自己良心)
「地上有呀,而且另一頭有立著禁止進入的標誌」
「.....」
乖乖的拿出駕照、行照、保險証
「保險証不用啦,萬一你的過期了那怎辦,一張可是要罰三千六以上的。強制險是歸監理站管的,我們不會特意去檢查的」
「...」苦笑中
「先生,不好意思,現在電腦正在連線中,請你等一下」邊說邊拿他手上的PDA給我看
(原來現在警察這麼先進了)
「我很少遇到你這麼配合的人,以前景氣好的時候,開多少都沒人在意,現在景氣不好,很多人都很盧」
「....」苦到不行的笑(警察伯伯,你這算是稱讚嗎,那我該說謝謝嗎?即使你現在幫我抓龍、說笑話給我聽,可是你還是要搶走我皮包的錢呀,我可不可以不要你的稱讚,只要你不要開我單)
「先生,不好意思擔誤了你的時間,您這張單子是九佰元,麻煩這裡簽個名」
(邊簽名邊手抖,我的九佰元,我對不起你,我這麼辛苦的用我的時間、頭腦、精力,從我老闆那把你拉過來,想不到這個人只用一張嘴、二隻手、一台PDA就把你搶走了)
$#^$#@%^

童心

"瑋誼,阿媽在那裡?"
"阿媽出去了"
"阿媽出去那裡"
"阿媽去作天使了"
瑋誼是我小姪女,未滿三歲,她的誕生,讓阿媽的生活也活了起來,每天走十分鐘的路,去玩玩她心愛的小孫女,是她最期待也是最快樂的時光。

歲月的巨輪在阿媽的身上重重的敲了一下,阿媽倒了下來,十分鐘的路程對她而言,已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阿媽在那裡"
"我要去找阿媽"
"阿媽,我們來作運動,一二、一二"
"阿媽,加油"
"阿媽乖,不要哭"
瑋誼每天都來陪阿媽玩,而阿媽,又是哭又是笑,看到孫女一天一天的成長,想到自己不再能陪她玩,聽到孫女阿媽長阿媽短.............

家裡不再有阿媽的哭聲、笑聲,瑋誼也不再問阿媽在那裡了,我常在想,烙印在她心中的阿媽,是否會隨著歲月的巨輪慢慢磨滅?
"瑋誼,阿媽在那裡?"

昨夜長風

***************************************************

有一陣風,伴我攀登八千多個階梯

跌倒時,她會溫柔的撫平傷口,

征服關卡時,她會興奮的環繞在身邊

***************************************************

對奶奶最早的記憶,是在幼稚園時。那時奶奶輕微中風,住在雙溪的一間診所,那次我和弟都哭了,不過不是因為難過,而是奶奶出院時,沒人告訴我們,下課後,我們一進醫院,看不到人,便以為被拋棄,二人哭著跑回家。

差不多是國小三年級,有一次弟和鄰居打架,因為那個人的體型快大我一倍,只好趕快把弟弟帶回家,而他竟不甘地跟過來,那時奶奶正好在庭院打掃,仗著奶奶在,便和他對罵,他一直叫喊:" 有膽就和我到我面單挑",奶奶則回應說 :"不然你是想怎樣 " ,那是第一次,感覺到,在我身旁有一雙溫暖的手,護衛著我們。

奶奶的廚藝一向為人所稱道,我也不知該如何形容。記得國小六年級時,有次放學回家,未進門就聞到一陣很香的味道,奶奶說因為時間來不及,就只煮了泡麵,那是我第一次吃泡麵,也是唯一一次吃到那麼好吃的泡麵,後來自己再怎麼煮,怎麼餓,總無法弄出那樣的味道。

從我們出生的那一刻起,奶奶便一直陪在身旁,她總會擔心我們有沒餓著,有沒冷著,我們也都一直待在奶奶的身邊,因為我們不在她身旁時,她會掛念,她會無聊,這也是我們都選在台北唸書的原因。上成功嶺那次,算是和奶奶分開最久,最遠的一次,懇親時,奶奶紅著眼問我一大堆事,看我過的好好的,她才開心的露出笑容。弟要去嘉義受訓時,奶奶也哭了好久,只因我們都是她的生命。

****************************************************

剎那間,

降下了一道雷,

雷,擊散了我的長風

****************************************************

去年三月,奶奶中風,這對我們和奶而言,都是個很大的打擊,奶奶的信心,也幾乎被擊垮,她擔心的,還是我們的衣服沒人洗,沒人煮飯。那些日子,我們最大的希望,是奶奶能再站起來,能再快樂些,這是充滿希望的日子。然而去年的12月,得知奶奶已是肺癌未期,我們的信心也垮了,滿是絕望的日子,直到有一次,奶奶在急診室,我看著書在一旁…

沒有膽的小鬼

膽小鬼,形膽小之人的名詞,但卻不適合套在我身上,不是因為我是個膽大之人,而是我始終相信,我是一個沒有膽的小鬼。

我怕黑,太陽下山之後,我絕對不可能一個人行動,在和鄰居玩耍時,我一定不會走在最前面或是最後面,中間,是我唯一的選擇,非不得已要走第一個或最後一個時,我一定要拿住一個人的手,要不,我會寸步難行。我也怕一個人,即使是白天,只要我的視線範圍內沒有半個人在,我會開始惶恐,到處去找人,找小動物,只要是活的、有生命的、可以動的都好,因為我會以為全世界就只剩下我一個人,然後所有的妖魔鬼怪都會出現。

一定有不少人羨慕「我家面前有小河,後面有山坡」這樣的居住環境,小時,我就住在這樣的房子裡,只是,後面那座山,是個墳墓山,這讓我小時後,一直活在某種程度的陰影之下。家裡的廁所,在最靠近山的那一邊,每次去上廁所時,總是懷著戒慎恐懼的心,深怕忽然之間,窗戶的外面,伸出一粒人頭,張牙裂嘴的說:小弟弟,要不要我幫你擦屁屁。因此,太陽下山之後,打死我也不要去後面的廁所(所以我家前面花園裡的花,開得很漂亮,樹,都長得非常茂盛)。即使是白天,我也不太願意一個人去嗯嗯,我會叫隔壁的小弟弟去他家的廁所坐著,然後我說笑話、講故事給他聽(二家廁所窗戶相對)。

即然我那麼沒膽,那敢不敢看恐怖片呢?答案是,敢,只是每次看完後的當天晚上一定有副作用產生:睡到半夜時,會起來夢遊。夢遊的方式是,手指著前方,嘴中唸著「那個!那個」(台語),然後邊走邊哭,把家裡繞個好幾圈,而且每一圈都會爬到所有的椅子上,踩個幾下,然後再下來。當然我做的這些動作,我自己全然不知,這些敘述都是我家人說的。而我夢遊時,我到底是正在作什麼樣的夢呢?在記憶裡出現在最多次的夢境是:有一個東西(好像是箭,也像是木棒)一直在我的前方浮著,我往前,它就後退,我後退,它就往前,這樣來回幾次後,我就會開始害怕,我在想,夢遊時,在家裡繞呀繞的,是不是就在追這樣東西,還是正被它追呢?

米蟲蛻變小菜鳥

本來,打算用米蟲這個身份,在地球上,消秏多一點的米糧
好死不死的,網友的網友的朋友的公司,在找人
又好死不死的,米蟲我是隻米蟲
米蟲我永遠忘不了,那次奇特的面試
去a司面試時,居然和b公司的員工在談
夠神奇的吧
(註:小米蟲我面試的經驗很少,就當面一次試,得二次經驗,認識二個朋友^_^)

也因為那第一次奇特的面試
米蟲我有了第二次的面試

相較於第一次的信心滿滿
第二次的面試,米蟲我卻顯的毫無自信
因為 這a公司以後要用的東西 米蟲我都不會
雖然 米蟲拿出吃米時的自信
立志當米蟲時的雄心壯志
但卻仍掩蓋不了 米蟲內心那股 自我設限的心魔

面試完後
米蟲心中有數
是該好好的當隻米蟲
當隻 會遊山玩水的 活米蟲

結果
就在某個日正當中的中午
米蟲意外的接到來電
告知 米蟲凍蒜了
對方 還說 覺得米蟲我不錯
嗯 看來吃米時的自信 及立志當米蟲的雄心壯志 果然 還是夠震攝人的

不過a公司規定要穿人裝 不能穿蟲裝
米蟲我 只好 拉出那塵封已久的人裝
也爬去市集 採買
以便
重新作人

就在今天
米蟲我褪去蟲殼 披上帶有小小雙翼的新裝==>當隻小菜鳥

小菜鳥第一天上班 就遲到
(剛插上雙翼,不曉得怎樣才飛得快)(其實以前都比較晚出門,車子比較少,從來就不知原來早一點出門,車這麼多,幸好)
還好 小菜鳥剛報到 不用打卡

結果 我的代主管 比我更晚來
小菜鳥 就靜靜的 坐在 門口旁
當隻小鳥依門的小菜鳥

小菜鳥上班第一件事
就是要清出自已的工作區域(只是搬個桌子啦)
清完後
上頭体念 小菜鳥辛勞 且怕小菜鳥"一鳥"孤單
特地賞給小菜鳥 一個三隻鳥的LCD
小菜鳥 開心的合不攏鳥嘴

最後 鳥嘴有合起來嗎?
又小菜鳥往後的日子又如何呢?
敬待下回(但不知何年何月)

**************
只是心血來潮
寫下 這些
讓我這短短三星期的米蟲生活
留下些痕跡

<<<<<<<<<<<
這是第二份工作時寫的
現在再看覺得還是很好笑

雙溪相關網站

先來分享幾個在網路上找到的和雙溪有關的網站
雙溪旅遊網之BLOG
雙溪旅遊網
雙溪旅遊網
上述這三個雙溪旅遊網內容並不相同
自由時報報導
雙溪鄉公所
雙溪之美
茶花莊

山中威尼斯

無論外面的天空再湛藍,還是她最藍
無論外地的溪流再清徹,還是她最清

不管別處的山有多綠,花有多香
心中最美的地方,永遠都是

雙溪.......

一提到雙溪,大概超過九成的人很自然的聯想到台北市的外雙溪。台北縣雙溪鄉,瑞芳再過去一點,就到了。這樣還不知嗎?翻過九份的那個山頭,就是雙溪了;要到福隆前,則一定會經過雙溪。只是或許她始終不是人們旅遊的目的地,往往只是經過,卻從未停下腳步好好的親近她....

打從我出生以來,就在這生活了近12年,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但或許是自己的成長的故鄉,即便已搬離數年,對她仍是有著一份深厚的感情。想以這篇文章為起點,有機會便來好好的回憶一下記憶中的雙溪;記錄現在的雙溪....

台灣史蹟學者林衡道曾美譽她為 山中威尼斯,因為她是山和水的故鄉.

Windy Eyes(二)

怎搭捷運的人這麼少,除了坐公車的外,難道全擠到啤酒屋裡去了嗎?剛剛我們來的盛況,居然回程變這麼空盪」嘴邊雖然這樣說,但心裡卻是慶幸,若不是來時人太多,我想我也不會這麼幸運,遇到她吧。

「這樣也好,不用再擠回去啦,我們可以悠哉點」她聳了聳肩。



「在還沒來美國前,我一直以為美國的路都很大,而且路況應該很好,不可能會塞車的。來了芝加哥還真是讓我非常意外。」

「怎麼個意外法?」她瞪大眼的看我。

「O'Hare機場是芝加哥的國際機場,轉運轉機量又是名列美國前茅,結果機場的聯絡道路不僅有裂痕,甚至裂痕還長出不小的草。高速公路也是裂痕不少。再來就更讓我難以想像了,和芝加哥比起來,台北的塞車真是小巫見大巫,通往市區的高速公路,幾乎無時無刻都在塞車,路是很大條沒錯,但車子更是多,整個大芝加哥城共有六線的捷運耶,居然還是能塞成那樣,也難怪Downtown的停車收費都超貴,一個小時可能就要10美元。」

「重點是高速公路收費站多,站一多,自然就會讓人覺得貴。每過一次要80 cents,一次若過個五個,一天來回就十個,就要八塊美金了,還好我用I-PASS,也就是電子收費啦,只要一半價就好。」嘟著嘴,她也跟著抱怨起來。

「呵呵,果然外國的月亮不見得比較圓。像芝加哥捷運高架的部份好像只是簡單的用鐵架架起來,而且看起來生了不少鏽,地下站則是灰灰暗暗小小的,你們女孩子若一個人坐,不會害怕嗎?」

「我想應該是芝加哥不會有地震吧,不像台灣得包得很緊實。我剛到芝加哥時也很不習慣,明明地上美得很,怎一進入捷運地下站,感覺像到了地獄似的。不過白天治安還好,晚上我就不敢一個人去了。」

「我不知美國其他城市是不是也都這樣,大多數區域,白天都很安全,像我來住我朋友那,都不太需要注意防小偷,台灣到處是鐵窗,結果小偷還是多得不得了,但一到晚上,又讓人有地獄的感覺,治安和白天比起來就差很多。」

「你朋友也住芝加哥?那怎麼你一個人出來」她的眼睛瞪得像外面的太陽一樣大。

「他也是和妳一樣,在美國讀完書後,在芝加哥工作,前幾天他也請假帶我到處玩,不過這二天他臨時被通知得到邁阿密出差,所以,我一個人放牛吃草」

「原來如此,這樣子你就省了不少住宿費啦」其實我很想告訴她,真感謝我朋友臨時去邁阿密出差,不然,我怎會有美女相伴呢,嘻~~。

「有地頭蛇在這,當然得好好利用呀,不然多浪費。就像我現在在利用你這隻蛇蠍美人一樣」我還以為聽完這句,她又是眼露殺…

Windy Eyes(一)

芝加哥,一座被稱為Windy City的美國第三大城,即使現在已是春未夏將至,不知從何來從何去的陣風仍是讓人略感寒意。今天行程排定Wrigley Field,觀賞芝加哥二支球隊的對決-小熊隊和白襪隊,雖然,沒有特定支持的大聯盟球隊,對大聯盟的球員也沒認識幾個,只是一直想看看大聯盟的球場長什樣,去感受數萬人一起熱血的場面。

搭上紅線捷運後,一直專心的聽車長廣播到站站名,也仔細盯著到站時的站名,深怕坐過Addison站,坐了二站後,發現自己多慮了,雖然現在是星期五早上,但芝加哥人像是不用上班上課似的,每站都有不少球迷穿著小熊和白襪的球衣等著上車,也難怪球賽敢排定在星期五的中午開打。
芝加哥捷運的車廂大小差不多介於台北木柵線和其他線的車廂中間,不是很大,加上美國人的噸位都很大,一下子就擠得滿滿的,此時又得發揮在台北練就的定位功了,雖然我的功力一向很差。當我很專心的在運功時,忽然一顆頭撞了過來,還好力道不強,以我那微薄的十成功力還挺得住:

「I'm sorry」

「It's ok. Are you all right?」

一說完話,看到這位被推擠過來的女生真的驚為天人,那對眼睛超美,我總於可以体會段譽一看到很像王語焉人像時的那種感覺了。不知是撞到我不好意思,還是我看著她發呆讓她臉紅了,下意識的說起話來

「Can you speak Chinese?」我實在沒自信和人用英文對談,那麼大的眼睛,應該是華人,若她不會說中文,我就~~~~只好用起菜英文。

「當然會呀,我可是在台灣長大的呢」

「難怪眼睛那麼迷人」果然還是台灣人最美了。

「什?你說什麼?」

「沒有、沒有。妳也是來看球的嗎?」此時心跳破百,連忙轉移話題,看到美女就手忙腳亂的壞毛病仍舊改不了。

「對呀,我今天蹺班來看球,這可是我第一次來看棒球賽耶」

「蹺班?妳在芝加哥工作呀?」偷瞄了一下她的袋子,那麼大一個,我還以為她也是來芝加哥觀光的。

「對呀,我唸完碩士,就直接留在芝加哥工作了」

「那妳芝加哥很熟囉! 我也是第一次現場看大聯盟,很期待」

「其實…我看不太懂棒球」看她羞澀的吐了一下舌頭,真是可愛極了。

「阿!那妳朋友呢,他們也不懂嗎?」看看四周,她似乎是一個人來。

「只有我一個人蹺班,所以當然沒有朋友和我一起來囉」她的眼神很快的,又帶了點憂鬱。

「那妳等一下不會很無聊嗎,可能會一大堆問號吧」

「呵呵,只是想說來現場感受一下氣氛,應該蠻hig…

排隊

瑞芳,雖然從小住在離她很近的地方,不過印象中卻沒去過幾次。站前廣場也已改建過,早已不是記憶中的模樣,雖然對於她的記憶,很淡很淡,淡到忘了她原本的模樣,呵呵。

一早便騎車翻過九份,然後再在雙溪用餐,追憶一下雙溪的街道,再拜訪一下半月形的牡丹火車站,便經由候牡公路接抵瑞芳火車站。其實肚子也不餓,只是似乎來到還算熱鬧的火車站前,不吃點小吃,對五臟廟實在是太不敬了。

龍鳳腿算是瑞芳最有名的小吃了,每個攤販都掛著某某電視台或某某報大力推薦的牌子,即然每家都掛了,這樣就不特別了,而且美食報導一多,公正性自然也就差了些,要看這些美食報導的推薦,我還寧願去問親友的建議,或是上BBS美食板上看大家的經驗。

跳過龍鳳腿,其他攤販賣的是台灣到處都看的到的小吃,也吸引不了我的興趣,走著走著,看到一個「蕃薯粿」的攤販,用蕃薯泥去煎,還蠻費工的,煎好一塊蕃薯粿,差不多要一、二十分鐘,雖然一鍋可以煎上個十個左右,但還是得排隊等。排在後面的媽媽很有趣,她在和另一人聊天,然後說她每次回來都一定會來買這個吃,口味好,又不油,聽到不油我還呆了一下,明明用整鍋的油去煎,怎麼會不油呢?真不知那位媽媽是用什麼樣的角度去看這個不油的蕃薯粿呢?

在排隊的過程中,忽然有個媽媽,直接去問老闆,吃這個要排隊嗎?真不知她是真的沒看到還是假裝沒看到,明明一整排的人排在攤子的前面,還是說她的眼中只有蕃薯粿,容不下我們這些排隊的人了?呵呵。

等了三、四十分鐘,終於輪到我了,此時有位更猛的媽媽,或許該稱呼她為超人媽媽,她拿了一百元,向老闆說,她現在沒空,錢先付,等一下大約四點時來拿七塊(一塊15元,七塊100),我看一下手錶,現在已經三點五十了,再看看排隊的人,至少也有十個人以上,要等這十人買完,應該會超過半小時,若每個人買超過一份,那甚至等一小時都不為過,這位超人媽媽居然想用短短的十分鐘,就來打敗這排隊的人,好在老闆大概也遇多了,叫她記住現在排最後的人是誰,等那個人買完了,才會輪到她。

一邊享用蕃薯粿時,就和朋友討論,若我是老闆的話,我絕不會先收她的錢,一定會要她要排隊才能買,不然屆時她故意亂灰說,剛剛排最後面的那個人已經買完了,事實上可能只動了三、四個人,這樣豈不容易引起麻煩。

好啦,最重要的是蕃薯粿到底好不好吃呢?蕃薯味很重,吃起來真的會很油,雖然有用吸油紙包著,因為煎了一、二十分鐘,燙的不得了,因為太燙了,我實在也吃不出到底好不好吃…

牽手

牽手 - 蘇芮 曲︰李子恆 詞︰李子恆

因為愛著你的愛 因為夢著你的夢
所以悲傷著你的悲傷 幸福著你的幸福
因為路過你的路 因為苦過你的苦
所以快樂著你的快樂 追逐著你的追逐

因為誓言不敢聽 因為承諾不敢信
所以放心著你的沈默 去說服明天的命運
沒有風雨躲得過 沒有坎坷不必走
所以安心地牽你的手 不去想該不該回頭

也許牽了手的手 前生不一定好走
也許有了伴的路 今生還要更忙碌
所以牽了手的手 來生還要一起走
所以有了伴的路 沒有歲月可回頭

所以有了伴的路 沒有歲月可回頭

圓通寺承天禪寺一直是我很常去的地方。圓通寺有著高中聯考前那段衝刺歲月的回憶,還有那很日式的寺廟建築,再加上還算是個不錯的賞夜景的地方,算是我最常去的小山。(其實會那麼常去最主要的原因是,距離,呵呵);承天禪寺最吸引我的地方是每年五月雪花開時,每年總是至少會在此時去朝拜個一次,看能不能來個雪花浴,呵。

今年,一如往常的,爬完舒適的承天禪寺森林浴步道(從山下往山上走那段路,真的很讚),再喝完寺前提供的大悲水、挑望一下土城市區,再伸幾個懶腰,便回頭往山下走去。

走著走著,忽然有個畫面吸引住我的眼球。一對大約六、七十歲的老伯伯和老婆婆,正「手牽著手」走來,這可真是有點稀奇,也許是我少見多怪,但除了年輕人外,倒真的很少看到上了年紀的長輩,還會如此親蜜的出現在公共場合上,不禁佩服他們二人的感情。只是再仔細一看,伯伯似乎是視盲,一覺得如此,便不好意思再猛看他們了,連忙加快腳步,和他們錯身而過後,再回過頭來,仔細的觀察他們。婆婆一手牽著伯伯的手,另一隻手也沒閒著指東指西的,而伯伯的頭則是不斷的點頭,在我已覺得伯伯似乎是視力不便的情況下,很自然的把這些舉動解釋成,婆婆沿路向伯伯介紹周遭的景色,而伯伯以點頭來表示回應。

看著看著,眼裡慢慢的只剩下伯伯和婆婆,心中也湧了滿滿的幸福....

追憶似水年華

很多很久以前的事,都在我們有意無意中,一點一滴的藏往心底,藏到幾乎讓我們以為早忘了這件,直到一個偶然的契機.......

那一年的夏天,帶著某種希望,再次來到擎天崗,期盼著,這會不會是個奇蹟的夏天!

很久沒上夢幻湖了,今天首選之地便是夢幻湖,記憶中,夢幻湖應該一下子就到了,怎今天的需要爬這麼多的階梯,這是在考驗我嗎?好不容易,爬上了夢幻湖,萬萬沒想到,夏天的夢幻湖完全不夢幻,湖水乾枯,長滿了野草,這是老天在告訴我,與其活在夢幻,還是面對現實來得實際嗎?正覺得失望時,卻意外的看到樹稍有二隻台灣藍鵲,或許,奇蹟是可以期待的...

下了夢幻湖後,再往涓絲瀑布走去,往常,大多只走到涓絲瀑布後,便回頭再走回陽明山,今天決定做些不一樣的改變,繼續的往前走,看看步道的出口會到哪。萬萬沒想到,整個涓絲瀑布步道走起來這麼舒服,沒什麼陡坡,兩旁的林蔭加上環繞四周的大自然天籟,真快讓人整個融入在裡面了。

忽然看到有個人在步道上水彩寫生,雖然這步道很平緩,但要扛這些工具走來,也是要費點心力的,為了不打擾對方,快速的通過他身旁,沒想到沒多久又碰上另一位,此時我好奇心來了,上前問了一下

「您好,我剛在前面有看到一位在寫生,請問你們是一起來的嗎?」
「喔,不是耶,我自己一個人來的,我最近正好剛學寫生,想說就一個人來這裡亂畫亂畫」
「剛學就馬上現場寫生呀,真是有心,妳一定會學的很好的」
「沒啦,我都在亂畫,畫得又不像」
「畫畫應該不是為了要畫得很像吧,再怎麼像,也比上不相機」

對方笑得很開心,邊聊天,她也邊動著她手中的畫筆...

想起了小學一二年級時,導師帶著我們幾個學生,下課後,留在美術教室畫畫,然後再偷偷的拿著我們幾個小毛頭的畫作,參加各種比賽。我們天馬行空的畫,不管有沒有得獎,老師張張當作寶......

好久好久,沒再動筆畫畫了,隨著越來越"懂事",卻也越會被自己的框框所限制住,畫,還可以再成畫嗎?

那個夏天,夢幻的事,沒有發生
但,奇蹟卻........

等我老的時候

等我老的時候,我會是多老了呢?60歲?70歲?還是90歲?.....
等我老的時候,我還能做什麼?趟在床上給人照顧?和我的老伴談著我們一輩子的戀愛?每天仍舊忙進忙出,為著自己的理想興趣而快樂的活著?.......

某年的深秋,很少出門的我,和小學同學二人開著車,手捧著一本全台旅遊指南,在瑞芳、基隆附近繞呀繞的。二個人對路不熟,對景點也同樣的不熟,手上那本旅遊指南不怎麼詳細,所以大多時候,我們都是在猜路、找路。

開著開著,不知不覺走走上了汐萬路,我從來不知原來汐止和萬里間,還有這條路連接著,所以我們也就順著路,從汐止慢慢的往萬里移動。到了某個地方,忽然出現了一些人潮,我們二人也就好奇的停車看一下。首先映入我們眼底的,是有人在賣著熱熱的竹筍湯,這種涼爽爽的天氣,再加上有點扁的肚子,我們的手很自然的拿出錢包,嘴巴也不自覺的各叫一碗。

邊吃著竹筍,邊欣賞身旁的風景,才知原來這裡是風櫃嘴,人還不少,大概不少人來此爬山吧!

吃完了竹筍,我們也上車準備下萬里,此時忽然有個阿伯來敲我們的車門,他問我們能不能載他到萬里,我們自然爽快的答應。
車上,我們問阿伯,怎會一個人跑來這裡呢?他說,他住北投,早上五點就起床,先去泡個溫泉,再坐公車上陽明山,再從陽明山走來這邊。
我們問他走了多久,他說全程大約6公里,慢慢走了二、三個小時。
再好奇的問伯伯有去過萬里嗎,他說沒有,但他也不怕,他常一個人到處走,反正他有嘴巴,沒有找不到的地方。他還叫我們不用擔心,到了萬里就把他放下來就是了。

很快的萬里到了,我們特地找個有公車站牌的地方,讓伯伯下車。伯伯下車後,很開心的向我們揮手再見,我也一直看著後照鏡,看到伯伯專注地在看公車站牌........

等我老的時候........

奇蹟的夏天

今年夏天,是個充滿希望的季節

看奇蹟的夏天,第一個浮上我腦中的,是小時候看的一部漫畫「天使之翼」(日本授權後改叫足球小將翼)。主角大空翼,從小就熱愛足球,足球就是他最好的朋友,連走路也都是邊踢著球邊前進.....

奇蹟的夏天片頭弄的很有日本漫畫的味道,蠻有趣的,配樂的部份做得更是讚,對影片的加分效果超好。

片中,美崙國中的主任提到足球隊的由來,原來在多年前,主任看到有一群學生不上課,而跑到操作上踢球,他就把那些學生找來,問他們真的喜歡踢球嗎,學生說是,主任就成立了足球隊讓他們去玩,主任說他成立足球隊並沒有什遠大的目標,就只是單純的讓學生們有個興趣而已。這可真是個開明的主任,也許有的作法會是硬逼著學生不准蹺課,只有讀書才是最重要。

片中著墨最深的,要屬這幾個同學之間的友誼了,從他們住在一起、一起接受著嚴格的訓練,一起面對一場接著一場的球賽挑戰,而在畢業前,那些在積水的球場、在海水沙灘中,大夥嘻嘻鬧鬧,更是讓人深深感受到那種面臨各奔東西的不捨及珍惜。

最後一場比賽,導演設計的很讚,高潮迭起,完全扣住人心,觀眾的情緒隨著二隊的進球,心被揪來揪去的。

台灣運動的環境,一直是不夠的,即便是美崙國中的教練,如此嚴格訓練他的學生,並不奢望他們往後能真的在足球場上大放光芒,只是希望能藉由足球,讓他們能進入一個比較好的高中(職),因為他的同學,也大多作勞力方面的工作,台灣並沒有一個強而有力的舞檯,可以支持他們作夢,棒球的舞檯都快不穩了,更何況是足球。不過,美崙國中的學生,還是夢想著有一天,能被挖到國外去踢球。也許,正如導演說的『15歲的王建民其實也在這樣的球場上努力著』。

奇蹟的夏天主題曲:這個夏天
奇蹟的夏天官方網站

【花蓮】太魯閣、七星潭

圖片
十年前,第一次造訪太魯閣.....
十年後,二見鍾情........



一大早,我們就先去賣桶仔雞的地方,拿昨天我們訂的烤雞,我們的午餐就靠它了。
由於無慮一心念著吃清粥小菜,所以今天巢始便帶我們去家有賣粥的店,不過一看到店時,和我們心目中所想的清粥小菜不太一樣。無慮叫了碗「蚵仔粥」,結果送來的卻是「蚵仔泡飯」,無慮問這是粥嗎,老闆說,對呀這是粥,用飯加蚵仔湯的,很好吃。泡飯就泡飯,為什還要取作粥呢?二個吃起來口感可是差很多的。無慮索性不吃,若是我的話,應該會堅持老闆換粥給我,即便是清粥也罷,我大概是奧客吧!哈....


對於十年前的印象,已經沒什記憶了,只記得那時和同學在砂卡礑溪露營,然後去溯一下溪,其他的,真的是一片空白。
一開始自然得先到太魯閣遊客中心,吸收一下太魯閣的點點滴滴。大廰還有二桌可以拓印的地方。


布洛灣往中橫公路俯照,可惜我照不出層次感

接著再去布洛灣,老實說,我完全不知太魯閣有這個地方,真是太孤陋寡聞了。布落灣栽種不少野百合,每年的四月是花季。裡面有個彎月型的伊達斯廰,播放太魯閣的四季,沒有解說,只有照片、影片及配樂,可以靜靜的欣賞太魯閣之美。最特別的是泰雅展示館,裡面有老奶奶在現場用泰雅族傳統的織布技術在織布,當然現場也有實品可以購買。神奇的是,巢始居然在這裡遇到他當兵時的同袍。


布洛灣的步道


綠水服務站主任拾集的各種動物


綠水服務站主任拾集的各種動物


這是蝙蝠,看的出來嗎


這是蟬要脫殼,可惜沒能成功,就當天使了

最上面是帝雉的羽毛,下面則是沒有腳的動物。

到綠水管理站,最讓我們驚奇。一進去看櫃台,以為裡面全是標本,後來義工媽媽解說,才知原來這是服務站的主任在巡邏時,所撿回來的各種動物的屍体,還真的各式各樣都有。義工媽媽先介紹她自己是這裡的義工,好奇的問什樣的條件才可以當義工,她說上太魯閣國家公園網站就可以看到徵義工啦,若要當解說員的話,就要靠自己不斷進修,巢始這時也說,他那位當兵的同袍,也是假日從台北下來當義工的。而主任則是考高普進來的,她說主任是學地質的,剛進來也是什都不懂,但來這後,不斷的學習,現在可以認識不少動植物了,連攝影,也從門外漢變成高手,她還拿了主任照各種動植物的照片給我們看,專業到不行。此時主任正好回來,差不多五十來歲,很好笑,一開始我們看到毛毛蟲的照片還特地收起來,怕無慮腿軟,結果主任說,越怕的東西要勇敢的克服他才行,一直要拉他來看,無慮跑的遠遠的,…

【花蓮玉里】赤科山

圖片
見了美景,才發現自己的照相技術真差勁......

若想多了解赤科山,可參考這個網址:赤科山的由來
多認識一下金針花:金針花


遊記的開始,先感謝巢始,這二天供我們住、供我們交通工具、全程伴遊、睡前悅耳的鋼琴一曲,再加上老是答非所問的爆笑言語,令人回味無窮的二天二夜花蓮行。

昨晚我們一行五人,趕在下班之後,便搭了火車抵達花蓮,所以今早七點就準備起床出遊了。因為巢始家裡車子的調配,他先開著六人座車,載我們到早餐站,然後他再回去換四人座車先載小夢情侶兩到海洋公園,然後再回來接送我們。在等待的過程,我們吃完早餐便先在花蓮市中心漫遊,無慮因為曾就讀花蓮的學校,所以對花蓮有著一份深厚的感情,邊走邊聽他講古,呵呵!
為了讓辛苦的巢始,能好好的享受他的早餐,去程就先由我開車,也得感謝小夢留下來的GPS,真的好用。從花蓮開到赤科山,差不多六十多公里,一個半小時左右,沒GPS我們大概還真難找的到地方。巢始說了個笑話,在他學生時代,有次要回台北,匆匆忙忙的看到月台先來了台火車,他便上車,等車子開了有一段距離,他才想說不知有沒有搭錯車,他就”向左”看有沒有山,看到”左邊”是有山的,他才鬆了一口氣。然後坐著坐著,他才忽然想到,怎麼中央山脈變矮了,他才又猛然的向右邊,發現中央山脈居然在他的右手邊(往台北的話,中央山脈應該是在左手邊的,他剛剛看的山是海岸山脈),哈,我們三個笑成一團。
不知小夢的GPS定位有沒有誤差,GPS小姐一直唸著,「赤科山已到」,但我們卻一直看到指標寫著往上,反正也還沒看到金針花,我們便順著指標繼續開下去。


終於看到這片金針花海,我們便找了位置停車,然後就開始猛按相機之旅了,呵。


曬金針花




還沒開花的金針,我們平時吃的就是這個。




這段其實很美,很夢幻,像童話中的景色,可是我的照相技術照不出那種感覺。

問了採金針花的阿姨,她今天六點多就起來採金針花了,因為金針花是一日花,花開了採也沒用了。和她聊天時,時間已是近12點了,她可完全都沒休息,真是辛苦。




走著走著,便到了赤科農場,餐點有份二種,可以叫合菜,也可以叫簡餐,照片中的就是簡餐,只是看了別人的合菜,發現合菜的菜雖然才四樣,可是感覺豐盛很多。那個金針雞湯超好喝。
填飽了肚子,我們繼續的往上走,整個赤科山算是沿著山,一層層的種著金針花,不過種金針花的這個園區,坡度不陡,蠻建議先把車停在下面,然後邊走邊欣賞山野美景。走著走著,無慮忽然喊救命,原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