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06的文章

選擇生命被看見& 蘭嶼行醫記

蘭嶼行醫記

作者:拓拔斯.塔瑪匹瑪/著(漢名 田雅各)
出版社:晨星

選擇生命被看見:拍紀錄片的護士

作者:顧景怡/著
出版社:天下雜誌

未曾去過蘭嶼,對於蘭於的認知,只存在核廢料、外島,甚至連蘭嶼住著達悟族也完全不知.....


張淑蘭,一個土生土長的蘭嶼人,為了改善蘭嶼的老人處境,她拍攝紀錄片,讓外界了解達悟族老人的困境,並訓練義工,成立了居家關懷協會,一步一步慢慢的改善了達悟老人的生活。
康健網站:張淑蘭 寧願選擇生命被看見

田雅各,一個自願到蘭嶼服務的布農族醫生,面對資源匱乏的衛生所,盡他最大的能力,幫助他所能幫助的每個達悟人。藉由文字,可以讓我們多深入認識一些我們所陌生的蘭嶼的生活,達悟的純樸。

看了這二本書,才知道達悟族一切不可知的事物,都以惡靈(Anito)看待,人生病人是因惡靈所引起,他們會以大刀或小劍之類的東西,慎重的以儀式來驅趕惡靈,有的人也會以不吃不喝,來餓死惡靈,這樣子的方式,讓身体康復。另外人若老了後惡靈容易上身,所以老人會搬出去獨居,以避免惡靈影響自己的親人,張淑蘭就是因為這點,而發願照顧老人。或許在我們看來,這是不文明的想法,成立個養老院之類的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只是土生土長的張淑蘭,知道什樣的方式對達悟老人是最好的,即便一開始她遇上了種種困難,甚至族人的排玉,她仍不改心志,一個老人一個老人不斷的照顧下去。
而田雅各,身為醫生更是常遇到和達悟人惡靈觀點的抵抗,或許同樣身為原住民的人,了解如何在傳統文化和現代醫生中取得平衡,在蘭嶼近四年的行醫,得到了蘭嶼人的認同及信任。

看這二本,很讓人激動,也可以了解不少蘭嶼人的生活文化,及所遭遇的種種問題。或許以我們們認為文明的角度來看待蘭嶼人,會像聽到沒飯吃而餓死的人時,好奇的問說,「那為什不吃肉呢」?用更貼近他們的心態,去感受他們,才能真正認識他們吧!

摘錄一段文章:
台灣來的觀光客以拍一張照片十塊錢的代價,要穿著丁字褲的達悟老人擺出姿態,讓他們拍照的尷尬時刻,他也拿起照相機,到海灘上尋找身材曼妙的女觀光客,要她們也讓他拍張性感照片。

「只照一張,可以嗎?多少錢我照付!」拓拔斯以鎮定的態度提出要求,但他得到的竟是嚴厲的斥責!

「我們才沒有那麼賤,休想以金錢買我們的人格。」

螞蟻三部曲

螞蟻三部曲
作者:柏納韋伯
譯者:武崢灝,刁卿雅
出版社:小知堂文化

某天清晨,螞蟻聯軍,混合著其他各式的昆蟲,聲勢浩大的要向人類進攻... ...

螞蟻三部曲共有三本書,分別是【螞蟻】【螞蟻時代】【螞蟻革命】,本本精采至極,令人訝異作者居然能如此專業的寫出這麼詳細的螞蟻生活,但卻又完全不讓人感到枯躁,相反的,卻會沈迷於人類與螞蟻不斷交集的字字句句中。故事的起因,來自於艾德蒙.威爾斯留下的三卷《相對知識與絕對知識大百科》及他所發明能和螞蟻溝通的《洛賽特之石》。

應該很多人小時,看到螞蟻總會用我們的手指,用力的想把牠給ㄖㄨㄟˊ死吧,可是往往我們ㄖㄨㄟˊ了好幾回,螞蟻還是繼續的往前走(至少對我們來說,牠是在往前走),然後可能我們會再選擇用火攻,用水淹的方式,來測試螞蟻生命的韌度,我們這些調皮搗蛋的舉動,對螞蟻來說,若用擬人化的方式,可能是一場六三水災,或是火燒紅蓮寺吧!在當時,對我們而言,可能僅僅是好玩而已,不過在讀螞蟻三部曲中,會發現這些對螞蟻來說,或許是不知名敵人的挑釁。

在作者筆下,會詳細的看到整個螞蟻体系的運作,更訝異於螞蟻已能顧用傭兵,甚至馴養其他的生物,而螞蟻和其他生物的戰鬥之激烈,更是不亞於人類的近代的二次大戰,甚至攻擊戰略、兵法更是進步神速。

「為了變得更聰明,人類不斷擴充大腦容量,大腦的體積已到了恐怖的程度,像一顆粉紅花椰菜。為了獲致同樣的目標,螞蟻偏向以精巧的溝通系統結合數千個小小腦袋……」在第一本【螞蟻】有這麼一段話,最是吸引我的目光,就像侏羅紀公園裡的名言「生命總會找到他的出路」吧!

如果只是單單看到螞蟻的体系運作,那就太低估了作者的高明,第一部描寫的是人類和螞蟻的接觸,而第二集則是螞蟻和人類的對抗,也可以算是二種地球上的高度文明,更進一步的認識彼此,第三集我還沒看,不過看書名應該是人類和螞蟻交流後,所帶來的衝擊吧!

一集一集接著看,就會不知不覺中,掉落在作者描繪生動的螞蟻文明中,準備好要一探究竟了嗎?

【平溪】火燒寮古道 慈母峰 孝子嶺

圖片
我的家鄉,有滿山遍野的野薑花,有美味的野薑花粽、野薑花茶、野薑花餐.....


火燒寮古道,是看了tony這篇旅記才興趣一走的念頭http://www.tonyhuang39.com/tony0363.html,不過北43這叉路真難找,我們走到近平雙隧道後,才又繞回來,往台北的方向反而可以看到北43的指標,真是奇了。不過即便走進北43,要往古道的方向一樣不好找,走走繞繞的,遇到一位伯伯穿著內衣背心在路上走,直覺便是當地人,不過伯伯卻說,他們是來露營的,他只是出來走走,看伯伯指他們露營的方向,明明沒看到路,那是怎露營的?真神奇。一直到看到了東勢格派出所後,才確定路線。

東勢格派出所還直特別,門旁一處空地,居然有人搭帳蓬,不知是警察睡的,還是來這邊玩的人借地一宿呢?應該不會是剛剛那位伯伯吧!呵呵。

等停好車時,空中卻開始滴起來雨,雖然不大也不多,但為了安全起見,我們還是決定回台北,不爬山了,不過也正好看到一些野薑花,就順勢拍了些照片。

回程路上,經過慈母嶺孝子峰,便問朋友有沒有興趣去模拜一下這種坡度逼近垂直的山。

入山口停車時,有群鵝很有趣,硬是擋住馬路,不讓車子開進來,連人趕也沒用,車子只得耐心的等牠們散完步。

步道有些濕滑,但訝異的是,今天人還不少,而且有的還是全家族出動,甚至連爺爺奶奶級的人也有,爬這種這麼陡的山,會不會太危險了些?

這是往孝子嶺

這座最陡,但大概因為太陡了,步道只作到山腰

這裡往慈母峰

步道走到底,左邊往孝子嶺,右邊往慈母峰,正前面則是只開到山腰的垂直路。這種天氣,安全起見,我們自然不會想要征服它們。上次來爬大熱天的,真的很累。印象中上次來時,步道二旁並沒有繩索,僅乎是善心人士架了這些安全設施吧。在這邊欣賞它的陡度時,有不少人詢問往左往右各是通往哪,又好走嗎?依照上次爬的印象,大略的和他們說一些,也請他們上山、下山時,要小心路滑,尤其体力不濟,更要小心吧!
若對這有興趣,可以參考這裡http://www.sinica.edu.tw/~cytseng/mountaineering/keelung/cimufeng.htm


回台北後,便往鴻家裡,看到這些鳥,停在溪中,好奇的問牠們是在幹嘛?鴻說,這些鳥在等菜市場的店家,往外丟食物給他們吃,等了一下,還真的有看到食物從空中飛了出來,真有趣。

在逛菜市場時,我們一起被魚販前面的三隻貓吸引,因為這三隻貓居然排的很整齊的,下半身坐在…

【內湖】大崙頭山

圖片
傳說,大崙頭山上,有隻大肚肚天狗會吞日.......

http://www.dortp.gov.tw/walk/bm/n3-2.htm
上面這連結是整個大崙頭、大崙尾山步道完整的路線圖。
我們今天走的路線是從圖中【27】=>大崙頭山=>再往下到【25】=>【24】=>再往上走大崙頭北面步道=>然後再返回27


整條大崙頭步道有著完善的石板步道


不過在往大崙頭山這段,旁邊還有像這樣的泥土路,看起來似乎應該也是有不少的自行車好手騎這段路吧,騎起來一定很刺激。


這是大崙頭山頂,大崙頭山高476公尺,比起四獸山,好走多了,而且人潮也沒四獸山多。缺點大概就是離市中心遠了些。

休息完後,再往前行,走沒多久便遇上叉路,直行是北面步道,往下算是可享受森林浴吧,而且看地圖,下去後又可從另一處上來,便擇左往下行了。這段路仍是石板步道。

走沒多久後,便改為木棧道,只是這段地方似乎壞了,木頭脫落了幾根,在此遇上一位爸爸,跟著二位小女孩,爸爸爬的速度還蠻快的,而二個小女孩体力超好,沒落後爸爸太多,真應該給她們鼓鼓掌,喊聲加油的,呵。


接至碧溪產業道路後,擇往續前行,不久便可再接上上行的森林步道,這段林景很讚,除了林蔭不少外,像是照片中,木棧道留了讓樹林繼續生長的缺口外,還有一大遍的巨石公園。這真是太神奇啦,可惜相機照不出來這些巨石完整的模樣。這段往上的路,又遇到剛剛那三位親子檔啦,爸爸速度一樣不慢,這二位寶貝女兒,還是跟著爸爸很緊,看來應該蠻常爬山訓練的吧。

走沒多久,可到一處觀景台,可以直望平等里,可惜今天空氣很差,平等里那個方向茫茫茫的。這段往上的森林步道,比剛剛往下那段長多了。

接上大崙頭山步道後左行。這段路就幾乎是泥土路了,大致上還算平坦,也沒什爬坡了。走到照片叉路處,右邊方向可抵五指山,也應該可以繞一圈再接上產業道路,不過看看時間,已近五點,還是下次再來走了。
交通方式可參考http://www.dortp.gov.tw/rdortp/wuchi03.htm

當真愛遇上八卦Rumor Has It

圖片
過自己是不是父母親生的呢?如果有,後來又因為什麼樣的因素,讓我們相信,我們的確是父母親生的呢?

女主角因為自己和家人完全沒有共同點,所以老是懷疑自己並不是她父親親生的,努力的想解開自己的身世之謎。或許由於如此,她對她目前所擁有的這個家,並沒有很深的認同感,和妹妹及父親的互動,也顯得淡了些。對於妹妹,她自認是姐姐,所以得代替已往生的母親做些什麼,幾次姐妹單獨談話的場景,總只感受到兩人客氣的對話,每每氣氛已經很適合談內心話時,妹妹便會特意的表現出很high的那一面,來逃避心靈上的對話。對於已經帶去母愛的妹妹來說,其實是很需要姐姐的,不然也不會在蜜月後崩潰時,一定要姐姐來陪她,也許二人都無法真正面對失去母愛,而總讓二人有某種的隔閡。

當我們要嫁(娶)一個人時,是幸福?是束縛?還是只是不得不之下的選擇?女主角從懷疑自己的身世,近而推論母親並不是因真心愛父親才下嫁,所以當她自己面臨到結婚這樣的議題時,她無法確定自己是否真心的愛著她眼前的男友。對於這樣的問題,她並不選擇直接詢問父親,而是選擇親自調查的方式。在一趟幾近荒唐的身世之旅後,她才明白這幾年自己找的是什麼。然後才敞開心菲的和父親談她的疑問。就像男友和她說的「去搞清楚,別再困惑了」,也許她不走這一趟,而是選擇直接詢問父親,她仍是會懷疑父親所說的話,人們往往喜歡親自走一遭,去痛過、哭過,才能真正有所体悟吧!

「我開的慢,只是因為車裡有妳和我在一起」這是父親解釋為什女主角總以為他開車慢到不行的原因。像這樣的錯誤認知,無論是在愛情、親情上,總是很常發生的事,我們常以自己的立場來看待對方付出的方式,也許我們總覺得父母除了工作,便沒有其他的興趣,這樣的人生太無趣,卻沒看到父母把心力全放在賺錢工作扶養我們及照顧我們身上;當我們抱怨感受不到身邊的伴侶所給予的感動時,卻忘了我們早已習慣那融入生活之中的平凡的幸福。人,總是最容易忽略了就在我們身邊的東西……

【中和】圓通寺

圖片
圓通寺山壁上,人工所鑿的佛字,因前方樹林日益茂盛,現在必須站在佛字下才能看到全貌。前一、二個星期報紙上的一篇報導,中和市公所為了讓佛字能「重見光明」,趁著凌晨,出動人力狂砍佛字前方的大樹,幸居民遊客群起抗議,其他的樹才沒有因佛受害.....


因為離家近,視野又好,圓通寺一直是很常來運動的一個地方。國、高中時,常會和同學來此看夜景,國慶煙火這裡也可看的一清二楚,國中老師還曾帶我們來此淨山,幫學校賺足了面子。


圓通寺蓋的很日式,也很樸素,這張照片是從錦和運動公園往圓通寺的方向照的,圓通寺並不是左上角那棟顯明的廟宇,而是在正中央的那棟不顯眼的廟。


圓通路走到底,便是圓通寺的方向,過了忠靈塔,便人車分道,步道不是照片中的大石梯,便是水泥斜坡,還蠻好走的。


往圓通封沿路,有很多的歌友會(其實就是卡拉ok),假日來此,皆可聽到此起彼落的歌唱聲,中途一處土地公廟(應該是,每次經過我都沒仔細看)前的大涼亭,每次晴朗的假日午後,總是有不少人在此載歌載舞。


這裡是爬完步道後,圓通寺前方的休憩處,傍晚時分,這裡總是有不少攤販及遊客在此泡茶聊天,好不悠哉。


圓通寺入口處的石象,很少看到以石象來作裝飾的,過了石象,便是入圓通寺階梯,以前就常在這階梯,和五三好友,邊欣賞夜景邊聊天玩樂。


圓通寺正殿旁有間圖書館,這裡可是我考高中衝刺的地方,讀累了,便和同學打打羽球振奮一下,呵呵。圓通寺和一般我們所看到的廟宇有很大的不同,可惜忘了拍照,改天再去拍些張分享。正殿前有蠻大的廣場,假日不少來在此打羽球或是玩飛盤。


圓通寺後面,還有連接到土城的步道,也可以走到烘爐地,若要上去的話有三個地方可走,一是左側的停車場;一處是正殿旁的石階路,這石階路沿路可都是保持良好的原始林,坡度蠻陡的,但原始林相伴,走起來很舒服;另一處是圓通寺右側沿著山壁而行的路,這裡有不少石雕的佛像,佛字也是在這個地方,上面這張圖,便是因佛字而被鋸的樹,想必佛若有靈,也一定心疼這些樹吧。


今天選擇走右側,佛字旁其實還有個一線天走道,這一線天是天然形成的,可不是人工敲出來的,一樣忘了照相,呵,下次補照。整個圓通寺步都差不多和照片上一樣,但似乎只有這裡會舖滿了水泥,大概這邊比較陡吧?上來後,若往右走,則會走往土城大尖山,大約得花2-3個小時,這麼熱的天氣,我們選擇往左走,可繞一圈再走回圓通路。


整條步道都很平緩,加上林蔭足,雖然午後二、三點,但走起來還是很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