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08的文章

【土城】大尖山-沒有桐花的賞桐步道

圖片
緣油油的稻田,總是讓人賞心悅目、心矌神怡,以及感受到大地的生命力。



很喜歡登山步道的入口藏身在民宅小巷中,那會讓人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想像。土城青雲路587巷便讓我有這種感覺。加上土城山系雖不算大,但也綿延幾座山頭,可以這頭進,那頭出。每次來,可以先作準備,也可以毫無計畫,踏上步道出口的哪一刻,再來猜猜究竟身在何處,也算是爬山之外的另一種樂趣。


之前進來587巷,從沒注意過原來路旁有個小雞舍,不過這雞的模樣我倒沒見過。




前面這段石頭步道是一位七十餘歲的山友花了七年的時間所舖設,土城市公所,也將這段路,命名為朱財華紀念步道。


步道旁的小水溝,之前來總是水流湍急,在這裡可以清涼一下,沖沖臉,但看今天水完全沒在流動,還是打消此念頭了。

到慈惠宮前,有個仚路,指標是寫著賞桐步道,之前來總因不是桐花季節,而沒選擇這條路,雖然今天仍非桐花季,但為了享受一下猜猜這條路可以通到哪的樂趣,還是向前邁進。明年桐花季時,可得記住再來走訪一次,或許能享受雪花紛飛。


台灣郊山最普遍的現象,便是到處都有類似上圖的休息區,有人在此泡茶;有人在此小憩;有人在此閒聊,彼此交流一下也算是爬山的一個小樂趣。


下山的路上,居然還舖了紅地毯?是因為這裡太滑?還是什特別的原因呢?


這遍綠油油的稻田,雖然只有一小塊,倒也是讓自己心情high了不少。

【三峽】雲森瀑布之幸福這條路

圖片
由於復原能力太差,四月份受傷的腳至今仍未痊癒,又想去郊外走走,平坦舒適的雲森瀑布便是最好的選擇了。


今天台北的天空不怎美,灰濛濛的。

每到夏天,三峽大豹溪沿岸總是滿滿戲水的遊客,雖然每年這邊總是送走不少人,但總澆不熄大家玩樂的心。但今天很反常,沿路完全看不到戲水的人潮?明明是暑假而且又是星期六, 居然都沒人?(後來才知,今年相關單位強調今年會嚴加取締,禁止遊客戲水)

少了車水馬龍,便可以悠哉享受山林溪水的美。不過經過大板根森林溫泉渡假村時,人潮車潮還是不少。


每次經過有木國小總是被它特別的鐵道枕木招牌吸引。過往只要每到一間鄉間小學時,便很想進去參觀一下,都市裡的學校,大多是方方正正,光用想的就知校內的建築會是如何,而鄉間小學卻常讓人驚喜,可惜有木國小校門始終一直是關上的。看了一下有木國小的網頁,目前每個年級都只有一班,而且每班人數都在20人以下,這應該是多數郊區小學現況吧!近年來不斷聽到偏遠地區的學校廢校,教育和成本之間的考量,就看相關單位如何去拿捏了。


往雲森瀑布的路上,除了一路平坦、沿路滿是遮蔽的樹木外,最迷人的就是吵得讓人非常舒服的蟲鳴鳥叫,這種聲音,再怎麼大聲,聽起來都是首迷人樂章。


快到達瀑布時,得先過這座小小的獨木橋,印象中,和上次來得樣子不太一樣,回來看一下照片(下圖),還真的是有變過,也許之前的大木頭被沖走了吧!



到雲森瀑布入口時,大約是四點鐘,沿路走來,碰上不少要離開的人,邊走心裡還邊想著,會不會抵達瀑布時,就只剩我一個人?雖然也是大白天的,只是總不習慣一個人窩在山裡。到了瀑布前,東看西看,還真的看不到人。上次來時,擠滿了人,要找到一個能好好欣賞瀑布的落腳處都不太容易,現在終於可以坐下來,好好的享受蟲鳴鳥叫再配上瀑布拍打在河床上的聲音。只是聽著聽著,怎麼聽到有人在說話,當下還真的嚇了一大跳,連忙站起來,四處張望,終於看到後方靠河床的地方,有一對老夫妻正在野餐,看他們面前放著不少的美食,這麼多東西要背著走進來(從入口到瀑布大約40分鐘),對他們來說,也算是沉重吧,只是對他們已經攜手走了大半輩子的人來說,這段路反而是滿滿的幸福吧!

我在芝加哥開畫展,在內湖開餐廰

圖片
當我第一幅畫作[牽妳的手]問世時,和朋友開玩笑說,以後我每失戀一次,就來畫一張圖,等到我累積滿500幅畫作時,我就來開畫展。一句玩笑話,真想不到居然有成真之時,我該感謝上天的眷顧?還是該怨上天?

當多年前第一次到芝加哥時,就喜歡上了這個全美第三大城市的生命力,那時心裡想著,我一定要再來一次,看她冬天冰封的街景;親她夏天滿街的鬱金香;躺在Grant Park上聆聽市中心車水馬龍的喧嘩;與好友一邊野餐一邊沈醉在Ravinia戶外音樂會裡。

就是這一天,我帶著和幸福擦身而過的500幅畫作重返芝加哥,歡迎您,一同進入這500幅的情感世界裡...

**********************


開餐廰,從來就不是我人生的選項,食物對我來說,只有三種等級:好吃、普通、難吃。一個味覺如此退化的人,居然也開了餐廰?

時間得回到民國93年,那年我的甲狀腺青春叛逆期到了,為了讓她能順利渡過叛逆期,只好完全禁絕含碘的食物,連帶的外面的食物9成9以上也都不能吃了(因為我們一般吃的鹽巴都有含碘),那時只能帶便當,並盡可能的減少和朋友的聚會。

因為這樣的不便,心中便浮出了個想法,若有天,我的能力許可,是不是可以來開間餐廰,讓甲狀腺機能失調的族群,能吃得心安也吃得健康。

終於,這一天來了,我親愛的朋友們,當你來用餐時,每一份入口的美食,都包了滿滿的夢想,願你我的美夢皆能成真!



以上,是夢境一場呀!!!!!
芝加哥的照片,是遠在芝加哥的表妹,在某次的展覽會場上,看到我的英譯名字居然在海報上出現了,驚喜之餘,還不忘幫我拍張照回來,讓我虛榮一下,哈!!!

至於Angel's Wing則是維尼在某次用餐時,看到餐廰名字,就想到我的花名天使之翼,邊笑邊幫我拍了下來,又再次滿足了我的虛榮

傻傻的勇腳

MSN上看到TO的名字掛著「勇腳的代價」,好奇的問他是做了什事,他丟了份行程規畫表給我,一份令人驚訝又敬佩的行程(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啦),一天之內,花了大約六小時,差不多走遍半座陽明山(當然有點誇飾),難怪他說今天差點坐輪椅上班。問他怎這麼強,規畫這麼個勇腳級的行程,他說是朋友規畫的,他也只是傻呼呼跟著走,雖然行程有先看過,但以為只是要走其中的二個小段,誰知要下山時,才知道,原來他們已走完了全程。我又問,若事前知要走完全程,那還會參加嗎,他說還是會,但會沿路碎碎念,會很努力的「勸退」大家。

很多時候,我們都太聰明,聰明到很會算,算報酬率、算值不值得、算我對他好會不會有什回報、算能帶給我多少的利益,結果很多事,都在我們的算計中,流走了,而我們可能什麼也沒得到。像是若十年前傻傻的買了還本儲蓄險,現在就差不多可以享受到當初傻傻的成果,賺到利率也賺到一筆錢。很多當初算的很精的人,或許瞧不起當時的利率,自認自己來可以有更好的報酬,只是十年過去了,報酬率有比當時的利率還高嗎?甚至是這筆錢真的有留下來嗎?還是在不知不覺中,就花掉了;我們也會聰明到,自認自己做不到什麼,然後不斷的給自己負面的能量,像我朋友,若事前知要走這段勇腳級的路程,那他可能就不會那麼開心的走完全程,甚至如果還有另一位也不斷勸退,或許他就走不完全程了。

人生,究竟什麼要算?什麼又不要算呢?

都是冰塊惹的禍

中午,和朋友用餐,朋友非常high的拿出麥當勞的冰拿堤買一送一的券。原本我們還為麥當勞這次的漲價,而非常排斥踏入麥當勞大門,但看在買一送一的份上,我們決定暫時原諒麥當勞叔叔五分鐘。

「小姐!兩杯冰拿堤,去冰」
小姐愣了一下
「先生,不好意思喔!我們冰拿堤一定要加冰塊,不然會是熱的喔,沒冰塊我們做不出冰拿堤」
「那請幫我們冰塊加少一點吧」
「好的,請稍等」

拿了到手的冰拿堤入座後,搖了一下,聽見杯子裡滿是冰塊的聲音,打開杯蓋一看,如果這樣的冰塊算是少量的話,我們還真不知如何才算是正常的量了。

我咖啡還沒喝完,鼻血居然流出來了,我可以牽拖都是冰塊惹的禍嗎?